厂商们都已许下时间,但它们究竟能否准时出现,或是何种方案才算合理,目前没有定论,我们甚至也不排除变形本曾想取代传统形态笔记本,但最终失败未成的那一幕重新上演。

“我不认为这个案子需要批准成本限制令,”特劳勒在周一的裁决中表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