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期中期:宏观经济好转,坚持解决直接融资问题。

刘士余上任之初,市场原本对其没有太多期待,毕竟前任殷鉴不远,新任更应稳字当头。